首页 沧州 社会

由贴牌生产到皮画定制 加工企业进军文化产业

2016-11-27 13:43 沧州日报

QQ截图20161127132524

 

本报记者 郑进超 通讯员 边贵成

青县瑞江皮制品有限责任公司,最初生产毛刷、初级毛皮制品,产品虽然出口但只能赚取非常低的利润。经过几年的不懈摸索,他们开发出了在毛皮上作画这一新工艺,并已有产品实现定制,成为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产品,其附加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毛刷产业重地出了皮画

在青县瑞江皮制品公司的一间库房内,挂着多幅山水画,看上去与纸质字画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它们摸上去却触手柔软。“这就是我们的皮画。”瑞江公司经理陶晓江边说边展开一卷卷画轴。

“这是《根河赋》,这幅是《呼伦贝尔赋》,还有《满洲里赋》等,这一整套共有13幅画。”他说,这是内蒙古的一位作家专门定制的。这位作家一直想制作一些符合内蒙古风情的旅游产品,他先是从南方定制了竹简,想从竹简上进行创作,但这个想法却没有得到认可,大家认为,竹简哪儿都可以用,并不能反映当地特色。后来,这位作家找到了陶晓江的父亲,两人一拍即合,有了这套作品。

最初接触皮画,是机缘巧合,瑞江公司给内蒙古客户供应毛皮时,看到了这种民族特色的文化产品。陶晓江认为,这种民俗产品,制作相对还不精致,而且也不能大量生产,他们决定做成可以收藏的艺术品。

之后,花了七八年的时间,陶晓江和其父一直在摸索,终于发现了其中门道。

在他的房间内,挂着一幅《三字经》,是给孩子看的。“这些字画是机器印上去的,人工也能画,保存时间比纸质字画更长。”陶晓江说道。

青县毛刷产业全国知名,陶晓江的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做毛刷。此后由于一些原因,又干起了毛皮行业,生产的毛皮出口日本等国家。陶晓江坦言,做毛皮加工的附加值太低。“人家拿去做汽车、飞机内饰,价格直线上升,咱们得到的太少了。”陶晓江毕业后,帮助父亲管理厂子,一直在想办法创新,摆脱低附加值的加工模式。

曾为国际品牌贴牌生产

陶晓江毕业时,自家的厂子正处于低谷,他回家当了父亲的助手。

他发现,皮子有吸附甲醛的功效,于是他开始研究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产品,并开发出了专门针对欧洲市场的防臭鞋垫。

“出口欧盟的产品,重金属含量不能超标,我们的产品都是经过权威机构检测的。”陶晓江介绍,他的秘诀是为了减少重金属含量,不使用矿物质鞣制,而是采用一种树皮的提取液。同时,采用特殊工艺去除里面的重金属。因此这种植物鞣皮产品得到了外国客户青睐。

陶晓江研发的这一产品,每年用掉十几万甚至20多万张羊皮,一年出口鞋垫数百万双,一双鞋垫折合人民币十几元,一举帮公司走出了低谷。

他们开发的鞋垫,越来越重视舒适性。在一款鞋垫的前脚掌部位,注入了天然乳胶,“为的是让穿高跟鞋的人更舒适”。

采访当天,公司刚完成一笔订单,给工人放了假。“我们是接单生产,外国公司贴上他们的牌子。”

在公司走出低谷后,贴牌生产、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因素袭来,陶晓江依然对创新工艺情有独钟,因此才有了皮画这一产品。

如今,瑞江公司将目光瞄准国内市场。对于这一步,陶晓江有信心但又小心翼翼。

为搞创新卖掉房子

为了开发新工艺,陶晓江曾经卖掉了一处房子,卖房子的几万元全部搭进去了。

陶晓江深谙“核心工艺都是不传之秘”的规矩,一切只能父子俩上阵。做皮画时,没有经验,到什么程度、加什么料,只能一遍遍试制。“皮革工艺很繁琐,稍微改动一下,可能几千张皮子就废了。”他说,即使给你一张单子,上面有配方,你也做不出那种产品来。

对于创新,陶晓江有深刻体会,也看到过因为创新不足而被淘汰的残酷现实。

他说,当地曾有一家皮鞋厂,以前生意也很红火,产品还出口到国外,可是在质量、款式上创新不够,在南方皮鞋厂崛起的时候,没有跟上潮流,差距越拉越大。

正因此,陶晓江从毕业进入自家厂子时起,就一直在想着如何搞创新。

瑞江公司规模并不算大,但很多辛集的企业都来参观学习,这也让陶晓江略感自豪:毕竟辛集有全国的毛皮之都称号,这一切都得益于对创新的坚持。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