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寒门贵子”庞众望考入清华大学背后的故事(二)

2017-07-17 08:33 沧州晚报

摘要:把背影留给苦难 把笑容交给阳光

这两天,庞众望的故事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的家境令人唏嘘——母亲常年瘫痪,父亲患有精神疾病,他也曾得过先天性心脏病……生活的负担带给了他太多的苦难,可是,令记者意外的是,他身上丝毫没有苦难的影子。他的笑脸、他的孩子气,让人感觉到的是健康、向上和阳光……今天,我们将继续为您揭秘庞众望的成长故事。

记者 李圣哲 傅新春

2

庞众望说,有些秘密,他没有和妈妈说。究竟是什么秘密呢?

他眨眨眼睛,带点俏皮地说:“我高考前的小测没考好,到现在妈妈都不知道哦。”嘴角带笑,语调上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如果这也算小秘密的话,记者可掌握了不少他的小秘密呢。比如,小众望捡废铁剌破手偷偷瞒着妈妈;比如,为了省几角钱,他跑很远的路去买饭……

生活的负担明明带给他很多苦难,可是,他身上丝毫没有苦难的影子。看着他的笑脸,感受着他的孩子气,记者怎么都觉得暖意浓浓,有种平和的力量直击内心。

一家人的“小固执”:借别人的钱自己再难也要还清

“那时候才真知道难了!”这是小庞姥爷说的一句话。姥爷说,众望一家是低保户,前些年每人每月只有15元,三个人45元。现在涨了,三个人370元。可这个家原本就风雨飘摇,庞众望的先天性心脏病,无疑是更重的当头一棒。那是12年前,3.1万元的手术费,对这家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看病的钱是借来的,少的1000多元,多也超不过3000元,身体不方便的庞妈妈坐着轮椅借了20多户人家……虽然乡亲们都说不急,借出的钱也没有一个人催要,有的甚至都没指着让她还,但全家人却坚持,再难也要把债还上。“村里人谁都不容易,能还一点是一点,一年还不上两年,两年还不上三年……”这一点上,庞妈妈很固执。

可是,这个家早已家徒四壁了,小众望又到了上学的年龄,虽然是九年义务教育,杂费还是要交的。这可怎么办?姥姥姥爷一边管着儿孙,一边顾着女儿一家,还要在地里风吹日晒,耕作刨食,但他们不怕苦不喊累,就盼着能收成好点儿多卖几个钱。庞爸爸虽有精神病,也会去建筑工地干活儿,复杂的做不了,但他特别肯卖力气,而且知道省钱,吃饭只啃馒头吃便宜的,能给家里攒一分是一分;庞妈妈出不了门,便力所能及地接一些丝带绣、手绣毯、桌台布之类的手工活儿,早上4点就开始赶工,一做就是10多个小时,手被针扎破是常有的事儿……

就这样,在一家人的坚持努力下,庞众望初二那年,给小众望治病借的债终于还清了。

一贫如洗和重重打击,并没有让这家人变得脆弱和卑微。一家人的自强自立,让了解他们的人感动。

1

小男子汉的“大担当”:捡了6年破烂儿“顶门立户”撑起家

从出生开始,同龄人温暖幸福的童年对庞众望而言就似乎是“海市蜃楼”。他不仅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母亲,此外,他还想着挣钱还债……可他,还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啊!

也许是身残志坚的母亲教会了他担当,也许是孩子天性懂事纯良。每天清晨,当别家的孩子还在甜甜的睡梦里,他已经早早起床,扫地、烧水、收拾房间,照顾妈妈洗漱、方便、清洗便盆……每天放学后,他就悄悄出去捡塑料瓶、捡废品,然后再到收购站,几角几分地卖掉。怕妈妈担心,他只字不提。庞妈妈见小众望老往外跑,以为他贪玩儿,又生气又担心,孩子大病初愈,不好好休息哪儿受得了!

不过,事情还是没瞒住。那天,小众望在一家模具厂附近,看到倾倒的垃圾里有很多废铁丝、铁片,这让他特别惊喜,赶紧一边翻找一边收集。大概是太心急了,他的右手指被铁片割了个口子,鲜血直流……换作一般的孩子,早就哇哇大哭找父母撒娇了。可小众望只是大吸了一口气,找了张纸裹上,转头继续捡废铁。

天逐渐黑了,小众望有些犯愁,“妈妈万一看着伤口怎么办?不能让她担心!”看看手指已经止血了,他把包裹的纸扔掉,想趁天黑瞒过去。但细心的庞妈妈还是发现了,当看到孩子拿出卖废品积攒的十几元零钱时,她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流。小众望一面像个小大人似地安慰着妈妈,一面兴高采烈地讲起他的“重大发现”……

一天又一天,周而复始,小众望捡废品捡了6年。当其他家庭四五个家长照顾一个孩子的时候,童年的他已经成了一个顶门立户的“男子汉”。

3

母子俩的“小满足”:一碗馄饨娘儿俩吃 “在一起”才最幸福

风雨侵袭,大爱和执着可以抵御。家里的债终于还清了。原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可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庞妈妈因严重贫血住院了。

小众望请假在医院照顾。当时的住院费是借的,一日三餐他能省则省。在庞妈妈的讲述里,儿子买来一份馄饨,她吃饱了,剩下儿子再吃。那时候众望正长身体,庞妈妈体弱需要补充能量,可两个人只吃一份饭。买的时候,小众望就让店家给多加水……可在小众望的记忆里,就是这样一碗馄饨,他都轻易舍不得买。也许,那一碗馄饨就是庞妈妈记忆里最满足的美味吧。众望说,他更多的是买炒饼,因为便宜又顶饱。记者问他:“俩人一份能吃饱吗?”众望说:“还好啊。”他说自己喝水也能喝饱。只要妈妈吃好了,他就高兴。

但是,即便买最便宜的,每顿也是小众望趁妈妈熟睡时,跑到几里外的集市上去买,因为那儿的饭菜比医院的便宜5毛或1块钱。有时候,他也会在集市上捡废品,在小餐馆里打零工,或是捡商贩扔掉的蔬菜,他把烂的菜叶去掉,剩下的拿回医院自己做着吃……

晚上庞妈妈入睡后,小众望开始盘算兜里还剩多少钱,够不够第二天的开销。有时候他会看着仅有的几块几毛的零钱发呆,但妈妈一问,他赶紧收起来,笑着说:“放心吧,还够用一阵子的呢。”

从小到大,庞众望都很瘦。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些了,他依然很瘦。1.79米的高个子,体重不到55公斤,站在记者身边像是一根瘦竹竿。“你好瘦啊!”他笑笑,“还好吧”。这是他的口头禅。记者问他觉不觉得苦,也是那句“还好吧”……一路走来,这个18岁的少年承担了重重的苦难,但他发自内心地认为一切都“还好”,他很阳光,他不觉得自己遭遇了什么大难。尤其自打家里的债还清后,他觉得生活越来越好了。

不过,虽然小众望说“还好”,但庞妈妈还是觉得儿子吃得太少了。儿子能多吃点,是她的心愿。

尽管条件特别有限,但彼此想的都是给对方更好的,虽然物质匮乏,但亲情满满。母子俩就这样相互扶持,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满足,最大的幸福!

然而,孩子大了终究要离开,众望要去20多公里外的吴桥上高中了,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庞妈妈有些怅然若失。儿子又何尝不是,想着妈妈在家一人守着一张床、一把轮椅,肯定不适应。怎么样才能让妈妈不失落呢?众望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可以让妈妈觉得自己随时都在她身边,陪她说话……

庞众望究竟想出了什么办法,可以既不耽误上学,又能天天“陪”着妈妈呢?本报明天将为您继续讲述他的故事,敬请关注。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