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结伙抢劫杀人潜逃20年 被抓时竟已成百万富翁

2017-09-17 09:17 沧州晚报

摘要:●20年前,106国道献县境内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一名司机被捅伤致死。随后,5名犯罪嫌疑人中4人先后落网,郭某潜逃不知所踪。 ●20年后,远逃新疆并已结婚生子,经营汽修生意的郭某终于被警方锁定并抓捕归案。

本报记者 张楠

“车出毛病了,麻烦你跑一趟,给看看是哪儿的事……”8月14日早上5点多,新疆吐鲁番的天已经渐亮了,在托克逊县库米什镇开汽修店的李健接到电话。很快赶到对方所在地。

“就是他!”看着匆匆赶来的40来岁的汉族男子,隐身车内的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李长青,再次比照手中的照片进行确认。

“是你们要修车?”汉族男子操着新疆口音的普通话问着。他没想到,刚刚靠近,便被车上的几人死死摁住。

“我们是献县公安局的……”男子被带上车,听到熟悉的家乡话的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表现地很释然:“躲了20年,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

一晃20年过去了,早已改名换姓潜逃到新疆的郭某最终在库米什镇落网。

被提讯的郭某

被提讯的郭某

以大纸箱为饵

结伙持刀抢劫杀人

这件事还是要从20年前说起。

1997年3月17日凌晨2时许,一辆满载黄瓜的山东籍大货车在106国道商林路段行驶着。远远看到前面路上有个大纸箱,同村的3名王姓司机都觉得好奇,决定停车看看。大货车缓缓停在路边,一名司机跳下车,快步走到大纸箱前,伸手提了提。这时,5名青年男子不知道从哪儿蹿了出来,他们挥舞着刀棍,有的围住下车的司机,有的冲进货车驾驶室,对3名司机一通拳脚,向他们要钱。开始,司机们还试图反抗,后来发现对方人多,又拿着家伙,根本打不过,就同意给钱了。在拿到4000多元钱以后,5名男子迅速步行逃离。这时,两名在车上的司机回过神儿来,往下一看,才发现车下的那名司机已经躺在地下不动了……

大货车司机被人抢劫4000余元现金,其中一名受害人被捅伤不治身亡。接到这起抢劫杀人案的报警,献县刑警大队迅速出击,考虑到这伙人步行来去,没有交通工具,极可能就是附近的人,随即以案发地为中心,对附近村庄展开摸排。很快,警方确定此案正是案发地附近村庄的一伙小青年所为。时间不长,涉案的王氏兄弟、乔某、侯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唯有郭某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4名犯罪嫌疑人供述,案发前段时间,他们和郭某一起商量弄钱花,郭某提出一起去抢劫过往大货车。几人一拍即合,趁夜结伙,先后抢劫作案两起,抢劫金额共计2.3万余元,并将一人捅伤致其死亡。

连年走访排查

锁定新疆男子李健

“此案当年落网的4名犯罪嫌疑人,经法院审判,最终一人被判处死刑;一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另外两人分别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献县刑警大队教导员李长青告诉记者,4名犯罪嫌疑人很快受到了法律制裁,只有犯罪嫌疑人郭某,自案发后便不知所踪,一躲就是20年。

20年来,献县公安局一直没有放弃对郭某的抓捕工作,历任局长都对这起案件极其重视。为了掌握郭某的信息,办案民警除了日常的调查、布控外,逢年过节都会到郭某家中走访,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了解郭某的情况,给他的家人做工作。得知郭某的哥哥已经从广西调到上海工作,办案民警甚至还专门去过上海。民警一次次上门走访,让郭某的家人非常感动。同时,他们也深明大义,一再表示,一旦有郭某的信息一定劝他投案。

“对于郭某犯罪,村里人都感到非常惊讶。”李长青说,民警在走访村民时了解到,郭某平时表现得比较老实,也挺聪明。他们家里条件比较不错,初中毕业辍学后,他经常跟着村里的大车去外地送货,算是见过世面的。

今年8月,商林刑警中队民警在围绕郭某亲属关系进行排查时,发现郭某在新疆还有一个近亲属,同时他还有其他亲戚在新疆生活。办案民警围绕郭某在新疆的亲戚逐一排查,将他们中1997年以后新上户口,年龄相符的三人纳入视线。经过进一步将三人的照片与郭某户籍照片进行比对,其中的李健浮出了水面。

专业比对照片

相似度在90%以上

“我们重点查的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在新疆出生,一直在那边,可以直接排除。而另一个人李健,出现得很突然,他是2000年在新疆上的户口,户籍落在郭某的舅舅名下,没有之前在当地生活的任何痕迹。”李长青告诉记者,把郭某和李健的照片放在一起对比,乍一看,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人,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当时办案民警都觉得可能找错人了。

难道真的弄错了?考虑到郭某案发时才19岁,20年的时间变化可能会非常大,办案民警不甘心,决定对郭某和李健的照片再进一步进行专业比对。事实证明,办案民警的坚持是对的,经过专业比对证实,两张看着完全不像的照片,面部特征相似度竟然达到了90%以上。

“人的年龄增长不会改变眼角和耳朵的形状,我们将两人面部的眼角和耳朵进行比对,得出的结论让人吃惊。”商林刑警中队指导员姬登凯告诉记者,这个结论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两人是同一个人,但结合种种迹象,可以判断李健极可能就是郭某。

飞赴新疆抓捕

连夜赶路马不停蹄

接下来的时间里,警方进一步围绕李健展开调查,发现李健近20年始终在新疆生活,已经结婚生子。多年来,李健一直从事汽修工作,在库米什镇开了一家汽修店。由于库米什镇离他家很远,他平时都是在库米什镇生活很少回家。由于他修车手艺好,价格公道,又是汉人,慢慢在当地闯出了名头,打出了口碑,过往车辆都爱找他修车。

今年8月13日,李长青带领4名民警登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当天下午5点多,飞机准时到达乌鲁木齐机场,5人马不停蹄,乘车4个多小时赶到哈密铁路公安处吐鲁番派出所。没有休息的时间,他们连夜与当地警方一起研究行动方案。次日零时再次踏上征程。

“从吐鲁番派出所到李健所在的托克逊县库米什镇要走300多公里的盘山路,开了5个多小时才到,这一路真是惊心动魄。”李长青告诉记者,盘山路非常险,进入山里一片漆黑,除了不远处隐约的路灯,没有一点光亮,稍有不慎就是车毁人亡。

早上5点多的库米什小镇天已微亮,两地民警到达后,顾不得满身疲惫,立即开展工作。这一问,他们当时就傻了眼。原来,库米什镇地处南疆和北疆交界处,是一处咽喉要地,平时过往的车辆非常多,光干汽修的店就有50多家,一家一家排查,极可能打草惊蛇。思量再三,他们决定利用已掌握的李健的联系方式,以需要修车为由,把李健给引出来。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战战兢兢逃亡

20年挣下百万家财

“躲了20年,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李健被带上车,听到民警口中熟悉的家乡话,长长出了一口气,表现得很淡然,没有任何阻碍,审讯进行的异常顺利。

在押解的路上,化名李健的犯罪嫌疑人郭某说,案发时他才19岁,是5个人中最小的一个,整个过程他都是跟在后面的。案发后,他见捅了人,事儿闹大了,当时就吓坏了,连夜骑着家里的摩托车到了县城,先坐车到陕西中转,然后跑到广西投奔在那里当兵的哥哥。哥哥没见到,他想了又想,决定到新疆找在那边做生意的舅舅,在新疆躲一段时间。一路上,他躲着人走,只敢住小旅馆,有时干脆就在外面凑合一晚。刚到新疆时,他一想这事儿就害怕,时间长了也就慢慢淡忘了。2000年,舅舅帮他以李健的名字在新疆办了户口,他就在那边一直待了下去。后来,他经人介绍与妻子组建了家庭,很快有了一个女儿,两人沟通后决定让女儿随妈妈姓。

一晃20年过去了,他在新疆发展得挺好,通过努力也挣下了两三百万元的身家,但却一直不敢和家里人联系,更不敢回家。在献县犯的案就像一片阴霾,始终笼罩在他的心头。

郭某被警方顺利押解返回献县后,他的父母闻讯赶到献县公安局,远远看着20年没见的儿子被押上警车的背影,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前方一路远去的警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