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李卫国的葫芦缘

2017-10-30 20:53 沧州日报

摘要:“他们都叫我闷葫芦。”不错,这个词再恰当不过了,他说他的前世应该是“葫芦娃”

1

记者 齐斐斐

沿着子牙河畔,坡上坡下地起伏了不知多少次,李卫国的那辆小白车才载着我们到了他的家——献县张村乡河堤村。

一路上,他说话不过十句,到了家门口才腼腆地吐了几个字:“他们都叫我闷葫芦。”不错,这个词再恰当不过了,他说他的前世应该是“葫芦娃”。

一阵欢笑,李卫国摸着脑门儿,顺着小院里的那棵南瓜秧,进了屋。木架上,窗台上,都是葫芦。饮中八仙、竹林七贤、昭君出塞、罗汉图……一幅幅精美的画面,竟然都被雕刻在了这些形状各异的葫芦上,其精巧细致,巧夺天工;其逼真程度,可谓惟妙惟肖;其画面意境,如临其中。

一说起葫芦,李卫国口若悬河起来。他这个本事学来也不易。从小喜欢画画,书本的空白地儿,都画上了各种图。整天无心学习,脑子里回回荡荡的都是花草山水人物。初中毕业辍学后,四处打工,但始终没有放下画笔。

艺术圈里,都讲究缘分。这份缘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多半是天分使然。老师傅罗进文是甘肃人,微雕葫芦就起源于兰州,现在全国的艺人也不过百余人,由于市场萧条,艺人们都不能赚钱养家,只好到外地讨生活。罗师傅便是,一路从兰州来到了献县才有了个落脚之地。他所在的石疃村距离河堤村不足十里。罗师傅落脚后就办起了教学班,传授技艺。

正在家休假的李卫国报了名。刻苦学习,日夜兼做,3个月后,本来十多个人的教学班只剩下他一个人。老师傅就雕刻了一个婴戏图,让他回去自己研究学习。说来也巧,李卫国捧着葫芦回家的路上,许是太过沉迷于画面中,竟出了车祸,造成左脚大脚趾骨折。

说到这,李卫国笑了起来,“多亏了车祸,我才能每天坐在床上,心无旁骛地雕刻。”这下子当时就入了迷,废寝忘食,眼睛盯得满是血丝。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当他拿着自己的一个童子图作品呈现给师傅时,老师傅眼前一亮,大笑起来,“你小子有天赋,是块好材料。”老师傅倾囊相授。

雕刻葫芦的刀法轻于金石,重于微雕;技法能上能下,大致与笔雕相同。点、挑、划、拉、刺、勾……轻重有致,力求眼心手配合默契,一气呵成,稍有不慎就可能功亏一篑。在创作中,李卫国一丝不苟,他最注重的是与葫芦之间的“情感沟通”,他说葫芦是有灵性的,融入了感情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十几年,他几乎每天都与葫芦相伴。深夜灯下,无声无息,只有手里的小针尖发出与葫芦轻微的摩擦声。白天创作,闭门谢客,铁杆宅男。

2013年,他用了20多天的时间,雕刻了一幅夜宴图,三寸大小的葫芦上,二十多个人物,惟妙惟肖。微雕葫芦最难的是创意,因势象形,利用缺点创造出美来。

在他的博古架上,有这样一幅作品,葫芦本身通体凹凸不平,要想创作出一幅立体画,是件很烧脑的事。有一次微醉时,灵感大发,把葫芦疙瘩雕成了人脸与山石,一幅活泼生动的出关图让人啧啧称赞。

李卫国告诉我们,为了对“葫艺”能有更多的了解,他先后到了兰州、新疆、北京、天津、聊城等葫芦产地进行了实地考察,并参考了大量的国内外美术资料,攻读传统文化书籍,创作了一系列精品。

“以前是自己去跑活,现在有了名气了,很多人慕名而来。”对于市场,李卫国信心满满。他最大的担忧就是技艺传承。“做微雕,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已经走遍乡邻,至今没发现可传承的人。”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微雕行业,把这门艺术传承下去。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