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财经

丁敬志:不做白领族 回村当“羊倌”

2018-01-30 18:31 沧州日报

TIM截图20180130182857

● 都市白领提出返乡

黑西服、白衬衣,一条领带系得规矩不苟……几年前,丁敬志是一位标准的都市白领。

从河北工程技术学院毕业后,他没有回到老家河间,而是选择和爱人李延梅一起南下闯荡。

每天往返于办公室与客户之间,年轻的他们好像不知疲倦,想要在大城市落脚的一股拼劲,支撑着日子忙碌地向前翻滚。

终于,愿望成真。

销售总监,在长沙的一个制药厂里,丁敬志终于赢得了这个职位。更让人欣喜的是,凭借着他们的努力,在偌大的城市中,也有了他们的温馨小屋。不管是再忙、再累,回到那温馨的港湾,心灵便找到了自己的避风港。

“我想回村。”正当一切步入正轨,丁敬志的一句话,却在这按部就班的生活中掀起了波澜。

“回村?为什么?”在惊诧之余,李延梅更多的是不解。李延梅是邢台人,同丁敬志结婚后,也回过后刘守村几次。在她的脑海中,朴素的农村风貌与繁华的都市靓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咱们出来打拼这些年,终于有点头绪,你回家做什么?没有任何基础,一切都得从头再来?我不回去,我回去没有意义。”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

“医药销售看似光鲜。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厂里投生产线、向终端铺货,哪头都得先垫钱。产品、市场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是突然遇到药品危机,绝对栽跟头。”春风得意之时,丁敬志才更加冷静。

“那你回村去干啥?”李延梅再问。

“搞养殖!国家现在大力支持农村土地流转,支持大学生回乡创业,这是个机会,我得抓住了。羊肉可以吃,羊皮、羊胎素能做原料药。与其在台前做销售,不如在幕后做产品和服务。”这个回答,在李延梅听来,更是滑稽之至。回到村里,丁敬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爹娘。不出所料,老人坚决反对。而到最后,他的父亲更是气得一言不发。

一锨、两锨、三锨……仿佛没有人能阻挡他的想法,默默地,他填平了村边废弃的大坑,搭起围墙,将养殖场一点点建起。僵持了几个月,看到丁敬志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没有办法,李延梅只能结束长沙的一切事务,默默地回到了河间。

● 搞怪实验摸出思路

2013年6月,第一批母羊进驻养殖场,丁敬志笑了。

“一只羊如果卖五六百元,一年也能赚个大几十万元,攒上三五年,再去发展点其他的产品,产业慢慢能越做越大。”养殖之前,丁敬志也曾粗略核算投入与产出。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发展思路。

可是,没想到,起步之后,他就接连入坑。

丁敬志是出了名的“大胆”,啥事儿还都喜欢自己折腾着干。

这不,首批买来60余只羊,除了做防疫需要帮手,他愣是没请过一回兽医。

并不是小羊们都不生病,而是他想要锻炼自己的技术水平。看到哪头羊不舒服了,循着症状上网查询,摸黑一样给羊治病。治好了,就学到了一项技术。治不好,继续琢磨。

从两眼一抹黑到成为技术能手,付出的是半年40余只羊“没了”的代价。

他也做过“傻事”。把刚出生的小羊当成宝,怕它们冻着,在屋子里升起炉子精心呵护。没料到,小羊出屋一冒风,就死了十几只。

想要让小羊们吃得更有营养,在饲料里掺上棒子,结果不好消化,又死了几只。

这些,并没有浇灭他的热情。怎么着能让羊不生病又长得好?是他一直在钻研的目标。

没事时,他喜欢上网浏览养殖技术和资讯。

看到某篇文章中提到鸭血营养高、蛋白高,血粉饲料将成为以后养殖的发展趋势。灵机一动,丁敬志又埋头捣鼓了起来。收集鸭血、消毒、晾晒、研磨,勾兑到饲料里观察、记录,小羊们体重的增长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那时候真没多想,就觉得搞养殖,技术是关键,都摸清了,自己心里就有底了。”这样的探索他做了太多,虽说搭上了工夫又搭钱,但他乐在其中。现在,他养的羊不仅能达到零死亡率,而且长势优良。

● 健康村味吃出生态

在村里扎根了这些年,丁敬志也曾怀疑自己的选择。从都市白领到乡村羊倌,角色转换后,他要适应的不仅仅只是环境。

“做农业,投资大见效慢,没有搞经销、生产来得快。有时候忙活这一年下来,感觉落下得也不多。”他说,养殖虽然产生了利润,但第二年,又作为成本投到了养殖场。虽然他的养殖规模一度达到了200只,市场上的羊肉价格也在一直上涨,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还是会让他迷惘徘徊。

可是,每当卖出的羊肉因鲜、嫩受到顾客称赞时,满足感将他从疑问的边缘拉回。

既然选择了前行,又何必要回头?他决定不再犹豫。

养鸡、种地,现在人们生活好了,要求高了,更愿意吃健康的产品。要做出自己的特色,也要从大家需求抓起。

大鹅在园中摇摆高歌、羊群在圈区一角依偎取暖,母鸡们在暖阳中悠闲散步……走进养殖场中,满是淳朴的田园风光。

“去年包了30亩地种杂粮,地里不施肥,上的都是羊粪、鹅粪,卖原生态小米高粱。今年又养了200只鸡,吃的是不打药的大白菜,产出的鸡蛋蛋黄鲜亮。”原生态的乡味儿受到了顾客们的追捧。头脑灵活的丁敬志,又瞄准了土特产的礼品市场。前段时间,他又忙活着注册商标做起包装。

“一个箱子里两只土鸡,还有杂粮面,顾客想要啥,就有啥。‘健康村味’就是新注册的商标,别看名字土,但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今年,他又包了70亩地,打算将种植规模扩大。

每天下午2点到4点,是丁敬志雷打不动的放牧时间,也是他头脑风暴的时间。羊群在地里吃草,他也没有闲着,脑子里一直策想着新点子。种野菜、搞林下休闲、做乡村旅游……都市的需求,就是他的指南针。

本报记者 张梦鹤 本报见习记者 宁美红 本报通讯员 陈双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