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女教师用镜头向世界展示吴桥杂技

2018-05-24 09:26 沧州晚报

摘要:从关注“表演”,到关注“人的内心”

本报记者 代苗苗 本报通讯员 刘耐岗

5月19日,“2018加拿大CONTACT(“接触”的英译)国际摄影节”开幕,展出了中加两国37名华人摄影师的作品。吴桥女教师崔凤华以一组关于吴桥杂技的照片参展,向世界讲述了中国杂技的故事。

TIM截图20180524092520

《跑马场》组照亮相国际摄影展

崔凤华是吴桥县第二初级中学的一名教师,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摄影。

“大学时,我迷上了摄影,一有空就端着相机到处取景。”崔凤华说。2014年,在周围人的带动下,她购入专业相机,开始系统地学习摄影技术。

崔凤华说,她最喜欢拍摄有人文厚度的作品。生活在杂技之乡,杂技文化因此成了她拍摄最多的主题。为了拍好杂技人,她“泡”在吴桥杂技大世界,多方打听、拜访老艺人,深入杂技团练功房,跟着杂技班子走村串乡。

为了参加“2018加拿大CONTACT国际摄影节”,崔凤华拍摄了《学变脸的杂技娃》《即将失传的老杂技和老道具》《跑马场》3组作品。其中,《跑马场》组照成功入展,将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一家美术馆展览一个月。

TIM截图20180524092436

 

她的照片关注“人的内心”

崔凤华的《跑马场》组照有4张,是她在历时一年多拍摄的几千张照片中精心选出的。

“演员策马飞奔,时而跳下马来,脚不沾地又翻身上马;时而在颠簸的马背上劈叉、倒立……”崔凤华说。拍摄初期,她更多地关注“表演”本身。随着观察和交流的深入,她得知,为了维持马术队的正常运转,杂技人一方面要搞好训练和表演,一方面要驯马、卖马。

一群爱马之人,却要违背本心,进行短期的功利性的驯马活动。他们的矛盾心态引起了崔凤华的关注。崔凤华把镜头对准了这些人演出之外的日常生活,关注人与马的关系,力图展现在当今社会中,“马术”这一古老民间杂技的转型及演员面对转型的困惑和坚守。

冬日的一天清晨,大雾下的跑马场,空旷、迷蒙,17岁少年大壮骑着爱马坚守训练场的画面感动了崔凤华。她按下快门,捕捉到了大壮寂寞的背影。包括这张照片在内的《跑马场》组照,“敲”开了加拿大国际摄影展的“大门”。

记录老艺人老杂技给后人留记忆

在与老艺人们的交流中,崔凤华频频听到“马上劈刀”一词。经过了解,崔凤华得知,这是一个戏剧与马术完美结合的代表性节目。表演时,“关公”在“赤兔马”上挥舞“青龙偃月刀”,“马僮”则翻着一溜跟头配合着。有一年冬天,崔凤华拜访82岁的老艺人刘洪义时,他执意为崔凤华演示一下“马上劈刀”。老人取出保存完好的服装道具,在寒冬腊月脱下棉衣,换上戏服,在院子里表演了没有骑马的“马上劈刀”。

这一情景让崔凤华深深地感动。“老艺人对杂技的爱,让我当场掉泪。”崔凤华说。她下定决心,为杂技老艺人、传统杂技节目、杂技服装和道具等留下影像。如今,她已四处走访拍摄了3年。

然而也有遗憾。2016年夏天,崔凤华拜访“大木偶”传人贾淑升时,他的家人说老人生病住院了。一个月后,崔凤华再次登门,得知老人已去世,道具也被处理了。“太遗憾了,我再也没寻访到那种‘提绳大木偶’节目。”崔凤华惋惜道。

崔凤华说,杂技艺术是一项历史悠久的文化。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传统技艺有失传的危险。她要用影像记录下老艺人、老杂技,给后人留下一段珍贵的记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