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龙口夺粮

2018-06-13 19:25 沧州日报

摘要:

3

本报记者 张智超 摄影报道

6月7号一大早,天刚刚放亮。

南皮县南皮镇穆三拨村,睡梦中的张振龙被一条气象信息吵醒:“明后两天有雷阵雨转大雨……”他打了一个激灵,再也睡不着了。

张振龙已年过七旬,像往年一样,他种了10亩小麦,去年10月播种,辛辛苦苦8个多月,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

每年这个时候,是他最高兴、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天气说变就变,收割及时还好,不然一场雨下来,一年辛苦白费,‘麦收一晌,龙口夺粮’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张振龙穿好衣服,到外面看看天气和小麦成熟情况。还好,小麦已经成熟,当天就能收割。他稍出一口气,拨通了农机合作社的电话。

然而一番交谈后,眉头又紧了起来。因为大雨将至,今年麦收几乎全集中在了这一天,农机手的时间甚至排到后半夜,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才能赶到他这里。

“必须赶在下雨前收完麦子!”尽管种植面积比不了种植大户,但对于上了年纪的张振龙而言,没有收割机,这活儿还是没法干。远处,几辆收割机隆隆驶过,在别人的麦地里投入了工作,张振龙上前询问是否可以把自家地也收了,但无奈对方任务繁重,遭到婉拒。

转眼,已到15时。雨不等人,午饭都没吃的张振龙决定到邻镇去碰碰运气,并做了最坏的打算——他给两个儿子打电话,要他们请假回家,准备人工收割。

万幸,在邻镇,张振龙找到了收割机,收割费每亩60元钱,当天22时就能到达。尽管比预期要晚,但这已是张振龙一天来收到的最好消息。他赶忙回到家,胡乱吃了两口饭,又赶回了麦地。

收割机如期而至,10亩小麦不一会儿就完成了收割,张振龙和儿子们接力将小麦运回家里。

张振龙说:“今年的收成不太好,亩产只有400多公斤,除去种子、化肥的费用,不算人工,每亩只能赚200多元钱。”

尽管如此,种了大半辈子地的张振龙,依旧坚信着庄稼汉的质朴格言:“人勤地不懒。”

已是8日凌晨,但张振龙并不打算休息,为了能让下一季的玉米有个好收成,他又赶在下雨前,连夜整地、播种、施肥、浇水……种下了10亩玉米。

等这一切都做完,天已大亮,张振龙已连续忙活了一整天。他捧了两把均匀饱满的麦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