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肚皮上可以切青菜——“小钢炮”高福州的故事

2018-07-18 09:38 沧州日报

摘要:

本报记者 张梓欣 本报通讯员 崔 霞

“南京收了南京去,北京收了北京游。南北二京都不收,洮河两岸度春秋。财主种有千顷地,老子玩耍不侍候。”在吴桥杂技大世界江湖文化城表演场处,68岁的高福州正拿着锣边敲边卖口,滑稽的动作、逗趣的表情引得观众哈哈大笑。

一段精彩的开场白后,高福州开始了他的绝活——单手拍砖和肚皮上刀切菜。“我这是拍砖,不是劈砖,跟电视上的不一样,劈砖好练,拍砖不容易。”说完,他在面前的桌子上摆好普通红砖和坚硬的大石头,运气——下蹲——扭胯——举掌,手拍红砖,掌劈顽石,砖石横飞。随后的表演更是精彩——肚皮上切青菜,刀起刀落,瓜菜横飞,肚皮却毫发无伤,高福州开玩笑道:“这肚皮上切菜练好了是气功,练不好就是剖腹了。”

高福州5岁开始练习吞剑、吞铁球,练了一年半就可以登台表演了。10岁时拜著名杂技艺人祁庆臣为师,祁庆臣擅长各种杂技以及魔术戏法,最著名的当属“仙人摘豆”以及空碗变花、变酒、变铜钱等。因练习刻苦、功底扎实,高福州很快就将这门绝活掌握地游刃有余,曾在一小时内,把三百块砖劈成碎块。

学成后,高福州跟着师傅四处演出,南到海南,北到大兴安岭,西到新疆,东到鸭绿江,几乎走遍整个中国。不止是国内,高福州还去过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刚果等国家和地区,他的演出场场爆满。高福州说,有一次在北京演出,一位参谋长看过自己的演出之后,连连叫好,竖起大拇指称赞:“小钢炮啊,小钢炮!”从此,“小钢炮”的绰号便叫开了。

上世纪80年代,杂技表演遇冷,高福州意识到没有创新,自己的表演将没有出路。于是,他开始研究新绝活,这才有了现在精彩的“肚皮上切菜”。“刚练时经常刺破皮肤,幸亏基本功练得好,不然肚子上可就不止这点疤了。”说罢,高福州掀开衣服,肚皮上密密麻麻的疤痕,记录着他多年的辛苦和努力。

2003年,高福州的右手掌外侧突然发麻发胀,到医院一检查说是脉管堵塞,医生说需要做截肢手术。“截了肢还咋拍砖?”他坚决不同意,最后在山东一家医院进行了手术搭桥。手术后他第一个举动是举手,手举起来这才放心。这次经历触动高福州心底那根敏感的神经:随着年龄增大,自己一旦出现问题,这门绝活可能将面临失传。也正是因此,他开始大范围收徒弟,倾囊传授且分文不收,到现在为止已经收了10个徒弟,最小的目前32岁,最大的已45岁了。

徐林辉是高福州最得意的弟子,从16岁开始学杂技,到现在已17个年头了。他最擅长的是吞宝剑和吞铁球。高福州对他颇为赞许:“他岁数不是最大的,但咱们杂技行讲的是先入门为长,得了我的真传!”“郭靖的师父是‘江南七怪’,我的师父是‘江湖八大怪’!现在,我学了一身硬气功,这都得感谢我师父!”徐林辉说。现在每场演出的吞剑和吞铁球是徐林辉表演,拍砖和肚皮上切菜还是高福州自己表演。

高福州说,其实自己还有一项绝活,那就是活的白条蛇从鼻孔进入,嘴巴钻出。现在除了高福州,几乎没有人会表演这项杂技了,高福州也不表演了,“因为极细、无毒、食肉的白条蛇已经很难抓到了。”

几十年来,高福州获得过许多大大小小的奖项。“我奔波了一辈子啦,也享享清福。观众们爱看我表演,我就演,不能对不起观众,但是徒弟们也得有饭吃,也得有戏唱,我岁数大了,得把舞台留给孩子们。”说起现在的生活,高福州一脸惬意地说,“杂技看的是一怪和一帅。我负责搞怪,徒弟负责扮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