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房子大了 日子美了

2018-07-18 11:02 沧州日报

摘要:

3

本报记者 尹 超 摄影 王少华 魏志广

“家”是一个充满温暖的字眼,有房才有家,不少人感慨,住进自己的房子,才有家的感觉。

从狭小到宽敞,从平房到高层,从有房住到住好房,市民武春章、王今伟两家的搬迁经历,是改革开放40年来,狮城市民住房改善的缩影。

没房子,孩子都不敢生

83岁的武春章,老家肃宁,是一名退休教师。上世纪50年代,20多岁的武春章从泊头师范学校(现泊头职业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沧州工作。那时的沧州,还不像个城市的样子。“白官屯一片坟地,小王庄几户土房,然后就是一片平地。”上哪儿找房子?他们那个年代,除了本地人住家里,其他人都是在哪儿工作就住哪儿的宿舍。

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个小隔间。办公、做饭、睡觉都在一个屋里。狭小的空间,简陋的生活用品,来个亲戚都放不下脚。婚后有了孩子,武春章一家也没能改变这种窘境。他记得,孩子小时候,没人照看,只能上课带着。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受罪!

因为没房子,后来夫妻俩都不敢再要孩子了。

上世纪80年代初,武春章在当时的五七大队村,花5000元钱盖了几间平房。彼时,武春章已经50多岁。饶是如此,一家人还是非常高兴。特意盖上小门楼,镶上瓷砖,刷上白墙面,种上菜,栽上花,弄了几个笼子,养了几只鸡。“工作了一辈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武春章说。

屋虽小,分到也心满意足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这首曾流行一时的歌曲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改革开放初期,人们解决住房的途径主要依靠单位分配,俗称福利分房。改革开放前,住楼房是很多人的梦。

1985年,21岁的王今伟毕业后,来到沧州化肥厂(现沧州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住进了单位的单身宿舍。那时,改革开放已迈步前行。借着好时机,王今伟小两口转年就分到了一套房子,是佟家花园的统建楼。

那是一栋4层建筑,小两口分到的是顶层,40多平方米。虽是两室,大卧室有15平方米,小的卧室,仅4平方米左右,放张小床,勉强留出一个狭小的过道。没有客厅,一进门就是厨房,也不封闭。那时也没有抽油烟机,油烟只能通过小卧室的窗户散出。一做饭,家里就烟熏火燎的,好多东西都熏得一股油烟味儿。

冬天没有暖气,取暖主要靠烧煤炉。“冬天,如果不生炉子,室内温度只有8摄氏度。”王今伟说。虽然简陋,但在当时,有这样的房子住,也很“奢侈”,好多人羡慕她。他们一家人也很满足。把房子装扮得富有生活气息,隔三差五邀请朋友来小聚。时光,在温馨中流逝。

房宽敞,生活迈上新台阶

此后,王今伟又经历3次搬迁。一次平房,一次楼房。虽然面积并没有多大变化,但有了暖气,厨房也隔出来了。做饭时,房门一关,厨房窗户打开,不用担心油烟往卧室、客厅钻了。

1999年春天,王今伟买下单位一套房改房。70多平方米,两室一厅。前后两个阳台,都挺大。阳台一封,还能多出5平方米。这一住,就到了2013年。期间,屋子里的家用电器,几乎每年都添新、换新,日子过得更有滋味。经历了大规模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棚户区改造、房地产市场繁荣,此时,王今伟不少朋友准备换房子,有的已经买好了新房。王今伟也动了心思。

她喜欢运河。2013年,她下定决心,在市区购买了一套商品房。130多平方米,三室两厅两卫,高层,电梯房,紧邻运河、人民公园。站在窗前,湖光山色,尽收眼底。精心装修后,2014年,一家人开开心心地搬进了新家。现代化的家具,地热、空调、天然气……宽敞明亮、生活便利。居住环境迈上了新台阶,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

而武春章一家,也因棚户区改造,搬进了万泰丽景的新房子。老两口每天乐呵呵,阳台上种满了花草,一进门,满屋芳香。

安居方能乐业。王今伟说:“住房的变化,就是社会变迁、时代进步的缩影,见证着改革开放给百姓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