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油条老高是诗人

在生活的苟且中,坚守诗和远方

2018-10-09 10:05 沧州日报

QQ截图20181009100512

市区维康路街头,有一个油条摊点,十几平方米的地方陈设简单,却因一块三尺见方的小黑板变得与众不同。黑板上写的不是豆浆、油条的价格,而是一首《鹧鸪天》:“数次凝眉念故乡,高山远水用心量。春花开遍蜂蝶舞,飞雁尽归思泪长。斟酌酒,叹残妆。回回借口每时忙,不知小院旧容否,只影秋千瘦海棠。”落款“油条老高”,字迹整齐而有力。

“原来油条师傅还会写诗啊。”食客们赞叹道。“这写的是思乡,鹧鸪天是词牌名。思乡之情可以传染,沧州有许多外来打工者,相信他们看了这首诗,会与我产生共鸣吧。”老高说话不快,每句话都很短,像诗歌连成了句子。他说完,嘿嘿一笑,又低头将油条坯子放入翻滚的油锅中,边炸边翻动。

老高叫高洪彬,东光灯明寺镇东源流寺村人,上学时就喜爱文学,心情不好或者有不好和别人说的话时,他就把它写成诗。久而久之,诗成了他的知己和信仰。

初中毕业后,高洪彬来沧州打拼,起初学厨师,后来卖早点。今年49岁的他从事炸油条的行当已有二三十年,生意一直很好。高洪彬说,每一道食材、每一道工序他都严格对待,就像为自己家人准备早餐一样用心。做起油条生意后,高洪彬还忙里偷闲赋诗抒情、用心品味生活,一得空就琢磨诗句通不通、寓意好不好、意境高不高,还常将写好的诗摆放在摊前供人欣赏,这些年来写的诗能出一本诗集了。

高洪彬的诗全都来自生活,来自身边的人和事。一名友人因病去世,高洪彬念念不忘,写了一首《祭故友》:“应让往生非陌路,但君莫饮孟婆汤。”寒露到来,触发了他的伤感,写了一首《临江仙》:“寒露凝时征雁去,西风落叶纷纷。轩窗长案忆前尘,遥望天上月,不见那时人。小字依稀情亦是,两行泪雨频频。一场旧梦怎无痕,唯余灯影乱,欲诉与谁云。”诗中没有生涩字,却饱含深沉的感情,直抵人心。高洪彬说:“诗歌没有远去,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诗人,只要你愿意表达真实的自己。”

高洪彬爱写诗,也影响到他的孩子。“现在,女儿也偶尔可以编个顺口溜了。”高洪彬说。为了进一步精进写诗水平,高洪彬加入多个对联微信群。带着一份诗缘,大伙你出上联,他对下联,自得其乐。每每此时,高洪彬就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几多风雨负于肩,五更西月迎朝阳”的艰辛生活早被抛之脑后。在高洪彬看来,文化是一个人的精神食粮,不能只追求物质财富,还要通过不断学习丰富自己,提高个人品位。

今年夏天,山东寿光大涝,菜农损失惨重,菜价上涨。高洪彬看到相关新闻非常揪心,赋诗《新韵》一首:“台风狂肆虐,华夏雨倾盆。棚里千禽净,田中万物贫。九州蔬价陡,百姓怨言陈。几吊铜方孔,芫荽买几根。”“芫菜指香菜。”高洪彬解释道。一名网友把写在小黑板上的诗歌拍照上传微信,并点赞道:“品味生活用真心,平凡百姓出诗人。摊点虽小情怀大,位卑未敢忘忧民。”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读到高洪彬的诗,越来越多的人被感动。这其中,有老人拄着拐杖在摊前读,有年轻人捧着手机在微信里读,还有中年人骑着自行车走出老远一眼瞥到小黑板上的字又折了回来……“其实,我最初的梦想是当老师和医生,没想过成为真正的诗人。现在炸油条虽然辛苦,但能便民,自己也能养家,所以很满足。”高洪彬说,纵使现实剥夺了儿时的梦想,最欣慰的却是有诗词相伴,他的生活也因诗变得不平凡。

本报记者 刘 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