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宗增顺:用“老照片”留住沧州人的乡愁

2018-12-06 11:45 沧州晚报

摘要:

3

本报记者 李晨光

(宗增顺,58岁,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档案

1960年

出生于沧州市区鼓楼街。

1988年

买了第一台相机,开始摄影生涯。

1995年

“鸟枪换炮”,用上了“理光”单反相机。

2005年

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

2014年

沧州市规划馆征集老照片,他的照片入选最多。

2017年

沧州铁狮子邮票发行,母版照片系他所摄。

青砖斑驳的正泰茶庄,人少车稀的新华路,满是低矮平房的居民区……这些熟悉的老照片唤醒了沧州人的记忆,也留住了乡愁。

照片的拍摄者叫宗增顺。30多年来,他走遍沧州市的大街小巷,拍摄了数千张珍贵的老建筑照片。

为了买相机,他向妻子承诺“一辈子不吸烟”

记者:听说当年为了买相机,您还向妻子作了个承诺,这是哪一年的事?

宗增顺:(笑)1988年。没办法,那时谁家也不富裕。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买的是“虎丘”牌相机,花了210多块。那可是我3个月的工资啊。

我当时确实向妻子承诺:买相机后保证一辈子不吸烟。照相总比吸烟好吧。其实,当时妻子还是挺支持我的。

记者:承诺做到了么?

宗增顺:做到了。到现在,我没有吸过一支烟。

我算过账,当时人们常吸的烟一块钱一包,一个月30块钱。那我就把每个月用在照相上的成本控制在30块钱左右。

为了省钱,那时不敢买好胶卷,用的最多的,是9块钱一个的散装卷。

即便这样,照相时也要精打细算。“咔”这一下,连胶卷带冲洗费就是一块钱呢,这在当时都能吃顿饭了。

几千张老照片,为沧州人留住乡愁

记者:当时买相机是为了给沧州留下一份影像么?

宗增顺:还真不是。当时儿子才一周岁,买相机时打的旗号就是为家人服务,尤其是给儿子拍照。

记者:您是什么时间开始拍沧州建筑的?

宗增顺:改革开放后北京变化非常快。那时我经常到北京出差,有时20来天就能体会到北京城建的变化。

当时我就萌生了一个念头:改革开放的大潮下,沧州的面貌也会有大变化的,城市中那些即将消逝的风景应该被记录下来。

从1989年开始,我利用星期天的时间,骑着自行车拍市区标志性的街景和建筑。缸市街、鼓楼街、东箭道、马道街、东营子、四合街、麻姑寺……为了给后人留下清晰的记忆,我连胡同名和门牌号都拍。

我是土生土长的沧州人,对这片土地有着很深的感情。拍着拍着,自己就有了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得知一个地方要拆迁了,我就赶紧跑过去,拍一张照片不能表现全貌,就有意识地一段一段地拍,然后再把洗出来的照片接起来。

几年后改造完了,我还会赶过去,把新的面貌再拍下来。一对比,谁都会感慨沧州巨大的变化。

对我而言,相机就跟自己的媳妇一样,而照片就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拍的城市照片有5000多张,每一张背后都有特别的故事。

记者:沧州人民应感谢您,正是您的这些老照片,为沧州人留住了难得的乡愁。

宗增顺:我理解的乡愁,就是回忆过去,不忘初心。这些老照片,可以让我们真正体会到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相机“鸟枪换炮”,自行车也变成了轿车

记者:在您的印象中,沧州城建的大变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宗增顺:改革开放后一直在变,但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沧州城市的变化提速了。尤其是近些年来,每个沧州人都能切身体会到日新月异的变化。如果有段时间不出门,再到一个地方你会惊讶怎么冒出这么多新的高楼,甚至有种要迷路的感觉。

建设项目和工地太多了,拍照片,我都有点眼花缭乱了。

记者:生活水平逐渐提高,您的设备也“鸟枪换炮”了吧?

宗增顺:更新换代都好几茬了。 “虎丘”(相机)用了五六年后换了“凤凰”,花了1000多元,可以换镜头,当时感觉特别高级。

2005年换了第一台数码相机,至今已换了好几代了,从业余相机到专业相机,使我的摄影如虎添翼。

不只相机,我的交通工具也从当初的自行车换成摩托车,然后又被现在的轿车所取代。

城市“越长越高”,下一步准备买无人机

记者:城市改造步伐越来越快,可供您拍的老城老街是不是越来越少了?

宗增顺:确实是。沧州老城区这40年来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想想刚拍照片的那几年,找个稍微高点的楼往下拍,齐刷刷的都是平房。可现在城市“越长越高”,无论在市区哪儿,满眼都是高楼大厦。

记者:那您现在还拍什么?

宗增顺:我现在有选择地拍沧州周边一些大的村庄。尤其是那些面临拆迁改造的,就抓紧时间到村里去,把拆迁前的村容村貌拍下来。这也是沧州乡愁的一部分。

记者:听说您已经不满足于在地面拍了,有买无人机的计划?

宗增顺:沧州的楼越来越高了,而且还是成片的。过去想拍全景,找个四层高的楼就可以了。现在如果要表现一个全景,你说得找什么样的制高点?身边全是高楼,这个点太难找了。

我确实有购买无人机的计划。只有有了无人机,才能把巨变后的沧州新貌完整地展现出来。

当然,在我这个年纪,学习操控无人机摄影摄像是一个挑战,但我愿意尝试。因为,我爱摄影,也爱沧州。

40年之最

最高兴的事:

拍摄了几千张的沧州老照片,这些照片得到了社会认可,自己尽到了社会责任,为沧州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最遗憾的事:

感觉还是有很多应该拍的照片没有记录下来。

最期盼的事:

把自己拍摄的老照片整理出来,出一本反映老沧州的影像志,给后人留下完整的资料。

点击链接,观看相关视频

执行策划 李金焱

视频监制 郭晓琦

版面统筹 彭 玲

摄像剪辑 杨 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