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寻找下一个“山头”

2019-04-11 10:38 沧州日报

摘要:

记者 张智超

坐在十几个小学生中间,和他们一起学习小学英语,57岁的刘福全并不会因此感到尴尬。相反,每每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小学毕业”,他总要憧憬自己走进老年大学的样子。

1

学反串、学英语、登台献艺……10年间,刘福全为自己设立了一次又一次的人生挑战,不断寻找人生的下一个“山头”。

南大港产业园区的福全饭店里人来人往,浓缩成舞台剧般的百味杂陈。开了20多年餐馆,刘福全身处其中,又好似旁观者,外在世界走马灯似的转,而他自己却从未改变过。

学反串、学英语、登台献艺……10年间,刘福全为自己设立了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不断寻找人生的下一个“山头”。“我爱好,我挑战。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57岁的刘福全从不吝啬向陌生人展示自己的进步,无论是在学习戏曲反串中找到了一丝灵感,又或者即将完成小学五年级的英语课程。甚至在采访中,他会突然起身,到卧室里拿来经常随身携带的背包,展示自己新学的几个英文单词。

一位多年的朋友最了解这位“不务正业”的饭店老板:他是我认识的最勤奋的人,也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对人生特别的理解和追求让他显得与众不同。

找到自己的“山头”

在南大港,刘福全的饭店小有名气。原因不只是店里的饭菜可口,更因为老板是当地有名的戏曲反串爱好者。每逢南大港举办各种演出,他基本都会参加。于是,常有不少食客为一饱耳福,专程到这里用餐。

厨师出身的刘福全从不吝啬向食客们展示自己厨艺以外的才艺,他不但将饭店装修得古色古香,餐具包装和屋内屏风上全是戏曲元素,就连每个包间里也都挂着自己在舞台上反串演出的剧照。

朋友说,刘福全是个对钱极度不敏感的人,尤其是在遇到志同道合的人的时候。

确实,这两年,刘福全在爱好上花了不少钱。饭店装潢暂且不算,他还买了音响设备,只要食客们邀请,一准儿会唱上一段。遇到投脾气的消费者,打折、免单也是有的。

早些时候,刘福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爱好者,热衷于参加当地举办的各种民间演出。“歌曲大家都在唱,一台演出中节目最多的就是它。所以,想要让人眼前一亮,就得有些自己的绝活。歌曲是一个‘山头’,相声是一个‘山头’,我要去找个自己的‘山头’!”刘福全戏言。

彼时,刘福全还不知道反串艺术的存在,直到在10多年前举办的南大港建设50周年庆典上,他见识到了著名歌手李玉刚的反串表演,一人分饰两角,男声女声灵活转换。刘福全像是被打了一下,他找到了他的“山头”。

“像踩了鸡脖子一样”

拿下一个“山头”并不容易,尤其是戏曲反串。头几年,为了练习旦角的身段,刘福全没少遭人非议。有时走在路上,突然灵光一现,想到某个姿势该如何表现,人群中便会出现一个“搔首弄姿”“千姿百媚”的中年男子,引得众人瞠目结舌,那就是刘福全。

男性嗓音与女性天差地别,而在戏曲表演中,这种差别更为突出。刘福全为了练就一副旦角嗓音,下了不少功夫。

起初,刘福全掌握不好技巧,发出的声音着实难听。他怕被人笑话,每天清晨,都要跑到郊外野地里去练习。结果没过多久,附近村民之间竟流传起鬼神之说,刘福全听闻好不尴尬。

每每觉得自己有了一点点进步,刘福全就迫不及待地表演给朋友们看,可惜最开始的两年时间里,他得到的反馈大多相同,“像踩了鸡脖子一样”。

南大港有从文工团退下来的京剧老师,刘福全隔三岔五就去请教。听说有名家到南大港演出,他也要千方百计把对方邀请到自家店里吃顿饭,顺便给自己指导指导。

如此,刘福全苦苦练习了三四年,发出的声音才终于“让人听起来舒服些”。

2014年,在一次社区演出中,终有所成的刘福全第一次得到了上台表演反串的机会。为了登台,刘福全需要置办一身行头,那是他第一次走进女士内衣店。尽管已经和店员解释清楚缘由,但当走进试衣间的时候,五十多岁的刘福全还是臊红了脸,“老尴尬了……”

过程虽然曲折,但表演效果好极了。擅长戏曲反串的刘福全在南大港一夜走红,当初的冷眼与非议渐渐被赞叹取代,每每南大港举办民间演出,总有刘福全的身影。

年过半百的小学生

2017年,刘福全又找到了新的“山头”——英语。

客人们要点餐,他会冲着服务员喊一句:“Waiter”;有人想喝啤酒,他就对前台说一句:“Beer”……爱开玩笑的老朋友们来了,会忍不住调侃两句:“到你这来,不会两句英语都吃不上饭。”

刘福全喜欢旅行,能够和外国朋友顺畅交流一直是他的愿望。2017年,他给自己报了一个英语学习班,和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们同班学习。那时,南大港还没有成人英语补习班,刘福全报名的时候,好多学校一听是他自己要学,都笑着直摆手:“您这么大年纪可学不了……”

刘福全虽然读到高中毕业,但英语基础等同于零。时隔39年再回教室,还是和孙子孙女辈的孩子们做同学,很多人听了都觉得是个笑话,只有他一直坚持:“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学到手就是自己的能耐。”

每周4节课,其余时间全靠自学。无论是饭店后厨还是卧室,墙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刘福全记的单词,工作时也好,休息时也罢,没事儿就背一背。偶尔有外国人到南大港湿地公园游玩后来此吃饭,刘福全也从不放过与之交流的机会。

他时常向人“炫耀”:再有一年,自己就能小学毕业啦,之后还要接着读老年大学。

去年,刘福全听说当地全力打造“南大港全域游、渤海新区滨海游”的消息,他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的“山头”——等到60岁的时候就“退休”,做个义务翻译员,给来这里的外国朋友讲讲家乡的故事,唱唱中国的曲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