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战场上,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9-05-09 10:33 沧州日报

摘要:

——98岁独臂抗战老兵刘国振的故事

记者 杨继超 通讯员 王 宇

记者走进沧州市二医院脊柱脊髓外一科病房,看到98岁的独臂抗战老兵刘国振已经能躺能卧,他满脸笑容地说:“这是我第三次捡回这条命了。”

刘国振在病床前提起了当年的峥嵘岁月。1922年,刘国振出生于孟村回族自治县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1938年,16岁的他光荣参军,触白刃、冒流矢,为中华民族独立而浴血奋斗。“第一次死里逃生,是在1939年。”刘国振说。

当年,刘国振跟随八路军115师687团前往山东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有一次,他所在的连队奉命狙击日军,以“小米加步枪”对抗日军的坦克大炮,实力相差悬殊,大家被日军三面包围,苦苦坚守阵地将近一天,部队还剩不到30人。临近傍晚,接到撤退命令的八路军战士才纷纷撤出阵地,此时日军火力更加密集,又有几名战友中弹倒下,情势异常凶险。刘国振奔跑中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颗子弹贴着右耳呼啸而过。刘国振丝毫不敢放慢脚步,直到撤到安全地带隐蔽起来,才缓了一口气。“要不是那个趔趄,怕是头部中弹,必死无疑。”当时的场景让刘国振至今心有余悸。

第二次与“死神”的“亲密接触”,是在1940年9月陷入焦灼的天宝山战役中。战况十分惨烈,两个连队只剩下7名战士,连长也牺牲了。刘国振抱着必死决心,激战中右臂被流弹贯穿,疼得昏死过去。等刘国振清醒过来,已经躺在老百姓家里。养伤期间,刘国振跟着老百姓吃红薯秧、花生渣饼,由于受伤身子弱,他换上了严重的肠胃疾病。更可怕的是因为气温高、环境差,胳膊的伤口竟生出蛆来,刘国振也发起了高烧。这时,部队来查看伤员,将生命垂危的刘国振带到前线医疗站,在无麻醉的情况下,为刘国振的右臂做了截肢手术。幸亏处理及时,再加之专业的医疗护理,刘国振才捡回了一条命。退伍后,刘国振一直在地方税务系统工作,凭着战争时期不畏艰险的精神,工作上也颇有建树。1966年离开工作岗位后,刘国振多次作为抗战老兵代表作报告。

前不久,刘国振因腰椎管狭窄不能躺卧,发展到后来每晚只能坐着睡觉,且双脚全部浮肿,非常痛苦。这种情况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年龄大、风险高的现实,再一次考验着刘国振老人的生命力。不能进行正常体位的核磁检查,老人就强忍着剧痛侧卧着接受检查。推进手术室,老人又成功挺过了耐受全麻手术这一关。经过一个半小时,终于成功完成了手术。“老人之所以能够顺利康复,正是那段艰苦岁月里,打下的良好的身体底子和阳光乐观的心态。”脊柱脊髓外一科主任陶晓冰说。

相比于革命战争年代的医疗水平和生活条件,刘国振现在非常知足,感到很幸福。他平时特别关注时政,尤其爱看央视《海峡两岸》栏目。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刘国振见证了新中国从起步到进入新时代的发展历程。“新中国诞生的那一年是牛年,这些年咱们国家正像一头强壮和勤奋的耕牛奋力创造着美好的未来。”刘国振说,“我由衷地为咱们国家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住院期间,这么多人关心我的病情,我要努力的生活下去,这样的好日子,我还没过够呢!”病房里又一次传出老人爽朗的笑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