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在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2019-06-06 15:47 沧州日报

摘要:

记者 张智超

通讯员 邢承谦 赵文江

1

郑鑫所在的工作队驻扎在西藏的最西边,与拉萨的直线距离有1100多公里,比北京到上海还要远。

这里是“世界屋脊的屋脊”、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生存环境恶劣、人烟稀少,当地人有谚语:“这里如此荒芜,只有最亲密的朋友和最深刻的敌人,才会前来探望。”

大喊一声,杨丽娜在噩梦中醒来——她梦见一望无垠的荒野漆黑一片,而丈夫郑鑫,身边群狼环伺,孤立无援……

清醒过来的杨丽娜仍瑟瑟发抖,郑鑫将她揽在怀中:“没事没事,我在我在。”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妻子的梦境。从阿里地区回来半年有余,同样的噩梦一直困扰着妻子。“当初真不该把在荒野遭遇恶狼的经历讲给她听。”郑鑫默默念叨着。

31岁的郑鑫,是沧州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的中队长。去年5月9日,包括他在内的11名我市公安民警,以自愿报名的方式,通过层层筛选,组成沧州市公安局“智力援藏”工作队,代表河北奔赴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开展为期半年的援藏工作。

千里之外

仿佛注定了要开启这段缘分,“智力援藏”工作队报名结束的前一天,郑鑫刚好从外地出差回来。

阿里在哪儿?情况如何?彼时,郑鑫一概不知。他只知道,那里是孔繁森工作过的地方,他也想去。

打开电脑,搜索“阿里地区”,眼前的资料让郑鑫吃了一惊——平均海拔4500米,生存环境恶劣、人烟稀少,常年气温在零摄氏度以下,最低温度达零下40多摄氏度,每年7级至8级大风天气占140天以上,当地人有句谚语:“这里如此荒芜,只有最亲密的朋友和最深刻的敌人,才会前来探望。”

和这些艰苦条件相比,更让郑鑫难安的,是妻子杨丽娜的担心。

杨丽娜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从郑鑫打算援藏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跟着揪了起来:阿里地区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极易引发高原反应,会对脑部、脏器造成不可逆的影响,严重者甚至会危及生命。就算适应了当地的海拔气候,再回到平原地区,还得重新适应。

杨丽娜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有一年,夫妻俩去登玉龙雪山,郑鑫一度产生了高原反应。更何况,儿子刚刚3岁,双方父母都不在身边,医务工作又那么忙。郑鑫这个时候去援藏,身为妻子,杨丽娜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

为此,夫妻俩冷战了一整晚。

对于妻子的担心和埋怨,郑鑫不是不明白。他躺在床上,往昔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自2014年成为一名人民警察,郑鑫一直从事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这些年,家里大事小情几乎全靠妻子打理,对家,对妻子,郑鑫一直心中有愧:“要是真去了阿里,妻子不会开车,她怎么接送儿子上下学?万一家人生病了,她一个人能应付吗?……”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郑鑫醒来时,杨丽娜正在屋外打电话,他听得出,妻子在咨询去西藏需要做哪些准备。

与狼为“伴”

去年5月9日,作为援藏工作队中年龄最小的成员,郑鑫登上了飞抵西藏的航班,来到工作队驻地——阿里地区行政公署嘎尔县狮泉河镇。

刚下飞机,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就给了队员们当头一棒——大家像喝醉了一样,脚下没跟,眼压升高,头疼难忍。比这更严重的情况,队中成员也都遭遇过。队长李艳松突发肾结石,寻遍阿里地区才找到一台碎石机;郑鑫一下飞机就流鼻血,两度进医院急救……

尽管如此,援藏小队仍只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原定任务。他们本可以就此休息,但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纷纷利用自己所长,主动帮助当地公安部门完成工作。郑鑫亦是如此,侦破案件、抓捕犯罪嫌疑人、进行尸检、制定“扫黑除恶打非治乱”表及线索核查规范……为此,他走遍了阿里地区全部7个县。

阿里地区地广人稀,县与县之间的距离甚至超过700公里,比沧州到南京的直线距离还要远。有一次郑鑫同两位藏民吃饭,饭间,两位藏民告诉郑鑫,他们是邻居,相距50公里。长距离奔波极易引发高原反应,好几次,郑鑫突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这还不是郑鑫面对的全部挑战。有一次下县,车陷在泥里出不来,手机没信号,方圆数十公里没有人烟,他和司机只能期待有路人经过。一筹莫展时,郑鑫猛地发现,二三十米外,一头恶狼正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能不害怕吗?”那是他第一次与狼“亲密接触”,一呆就是四个多小时。

高山为证

“怎么能不想家呢?”

援藏的日子里,白天,郑鑫可以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只是,当深夜来临,遥想5000公里外的家人,这个不惧任何危险的汉子,也会流下思念的眼泪。

郑鑫抵达阿里的第二个月,父亲便突发急性阑尾炎住了院;没多久,母亲又被开水烫伤,卧床养了一个多月。这些事,直到父母相继痊愈,郑鑫才从母亲口中得知。“说实话,在那一刻,我后悔了……”他无法想象,妻子是怎样度过那段日子的。但当太阳升起,他还是那个对援藏工作热情似火的公安民警。

不只一个人问过他,到底图什么?郑鑫总是开玩笑地说:“图风景好!”

可实际上,他想的却是:“都知道这是苦差事,可要是谁都不去,工作还怎么开展,社会还怎么进步?我去了,别人就能轻松些……”

其实,工作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他们付出了真情,也收获了来自藏民的热情与关爱。

工作队的车坏在路边,藏民会毫不犹豫地邀请他们来家里过夜;只要看到工作队成员从村里经过,热情的藏民就会拿出风干牛肉、酥油茶招待他们;有一次,郑鑫到中印边界附近的一个村子检查,一位藏民只是看他衣着不同,便请到家中作客,“家里有位老奶奶,一个劲儿地笑,她说藏语,我说汉语,谁也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但大家都很开心。”

转眼,郑鑫从阿里回来已经半年有余,此次援藏也让他对家庭有了更深的认识:“有时间就多陪陪家人。”他会常向家人讲起援藏的故事,4岁的儿子是最忠实的听众:“他很自豪,总向小朋友炫耀,还说长大后也要当警察。”

这几天,郑鑫在阿里晒伤的皮肤又痒起来了,这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最接近天空的地方:“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回去。”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