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守护狮城万家灯火

2019-06-20 10:35 沧州日报

摘要:

——原电力抄收班长马国良眼中沧州电力事业的变迁

记者 鲁 萍

70岁的马国良,智能手机用得很“流”。“交电费,能不去营业厅,咱就不去,不能辜负现代化给咱带来的便利!”在国家电网沧州分公司工作了几十年的马国良,从一个挨家挨户收电费的抄表员,到一名熟练操作手机缴电费的退休老人,见证了沧州电力事业的快速发展,由衷地为自己奉献一生的电力事业感到骄傲。

1972年参加工作的马国良,在当时的沧州发电厂汽机运行部门工作。那时的电力能源,主要供给工业企业。“因为当时生活水平低,百姓家里没什么电器,电还不是老百姓的必需品。”马国良说,电力事业发展,首先是城市工业的发展。马国良回想刚工作的那一年,沧州只有一台6800千瓦的汽轮发电机。此后每一次新的发电机组上马,都是伴随着大型工业企业建成投产而来的:1973年,配合沧州炼油厂的建设,新增一台6000千瓦的汽轮发电机;1975年,配合沧州大化建设,新增两台25000千瓦的汽轮发电机……

进入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助推着沧州经济快速发展,一批工业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沧州大地发展壮大。沧州电业局成立后,1984年,马国良调入用电管理所,任抄核收班班长。上任第一天,马国良震惊了:一进办公区,全天噼里啪啦的算盘声从早响到晚。“那个年代,申请个计算器得需要打报告,由主管局长批准才能领到的。我们抄核收班43名职工,负责核算全市所有用户电费,这都是使用算盘实现的,40多人一起打算盘,那个场景挺震撼的。”马国良说。

抄核收班,顾名思义,抄表、核算、收电费。这是马国良和同事们的全部工作。每月20日至下月20日为一个周期,21日到月底的10天为结算日,其余时间就是核算、收电费。马国良说,当时用电都是计划性的,企业生产也要限电,百姓家里停电更是常事,收电费的时候,常能听到风凉话。所以,抄表工当时流行“四个千万”工作法:走遍千家万户、说出千言万语、使尽千方百计、尝遍千辛万苦。

伴随着城市经济发展,电力事业发展突飞猛进,家用电器也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工业发展和百姓生活对用电的稳定性、安全性和舒适性都提出了更高要求。1986年,抄核收班的核算工作引进了计算机设备。“当时配备了两台电脑,输入数字计算,又快又准。”马国良说,从那以后,电力事业进入现代化发展阶段。电力事业迅猛发展的背后,是我市工业的快速崛起以及各具特色的县域经济发展壮大。到现在,黄骅综合大港建设日新月异,京津冀一体化带来的京津产业转移,使沧州经济发展势头强劲。与此相应的,我市的用电户数呈几何倍数的增长。“用电量越来越大,但电网建设越来越强大,再也没有拉闸限电的现象了,电力供应已经能够满足人们生产生活的需求了。”马国良说。

马国良回忆说,每个家庭从最初的照明,到电视、电扇、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各种家用电器,电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须臾不可离开。抄表工这一工种也渐渐消失了:2007年,沧州逐渐为用户更换磁卡表,先用电后交费的用电方式彻底改变,市民持卡到营业厅或网点交费。

2009年,60岁的马国良退休了。但每当夜幕降临,看到万家灯火时,马国良内心感慨万分。虽然离开了工作岗位,但他始终关注着沧州电力事业的发展。“感觉比自己上班的时候方便很多,但没想到后来会变得便捷。”马国良说,2017年,磁卡表逐步被智能表所代替,用户可以直接在手机上查看自己家每天的用电量、缴费记录、电费余额,网上缴费,不必到营业厅排队办理了。

“2006年,沧州售电量第一次突破100亿千瓦时,这个数字历经了30多年的时间。然而到今年初,沧州售电量突破300亿千瓦时,这仅仅用了10多年时间。这组数字验证的是沧州国民经济建设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相当了不起!”马国良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