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 社会

残稿发现太平军、捻军在沧转战记录

2019-06-20 10:45 沧州日报

摘要:

细节首次披露,原始资料可补证史志阙疑

记者 祁凌霄

2

1

有关太平天国北伐军和捻军在沧州的转战历史,学界研究的不多。目前所知成书的有清代沧州学者叶圭绶《沧州殉难传》、董友筠《失城纪略》、于光褎《兵燹录》三书。沧州学者王国钧和陈钟祥辑合以上三书,收录祭文、启、诗词等,编成《沧城殉难录》,于同治元年(1862年)刊行。以上书籍,均以太平天国北伐军攻掠沧州城为主。日前,沧州文化古籍研究者靳丛杰在一本清代手稿残稿里,偶然发现作者亲历、亲闻的太平天国北伐军和捻军在沧州的转战历史记录,有许多细节当为首次披露,可补证史志阙疑,弥足珍贵。经过半年多的初步研究,靳丛杰在稿中整理出作者记录的太平军和捻军在沧州转战这两大重点。

提到北伐援军主帅 佐证学界部分论点

关于太平天国北伐军抵达交河及攻占泊头时间,作者写到:“咸丰三年(1853年,作者时年48岁),秋后大乱,九月十三(公历10月15日,下同)传言流贼至交河,九月二十四(10月26日)占泊头,二十五(10月27日)贼北去。”此处记录翔实,可证史实。

关于太平军天津失利败退阜城、攻占连镇时间:“咸丰四年二月十一(1854年3月9日)贼回占阜城,四月初九四更天(5月5日凌晨1-3点)占连镇,此际又有群贼破临清向北而来,幸贼无兵律,获逆贼黄生才,录有供单。”可贵的是,这里记录了北伐援军临清受阻,特别是黄生才供词事件。靳丛杰说,史学界对北伐援军主帅一事颇多争议。简又文考证其援军主帅为春官正丞相黄生才,罗尔纲在《沿讹袭谬举例》中否定黄生才主帅之说,认为北伐援军统帅为夏官副丞相曾立昌。学者多从罗尔纲之说,如张德师《关于太平天国二次北伐援军之史实考证》。钱宏《捻军——太平天国时期北方的农民运动》亦提到咸丰四年“太平军黄生才、陈世保等取道皖北往援北伐军时,也曾与捻军联合攻至六安州”一说。对于学界争议,这本残稿可为主帅是黄生才的一个佐证。

关于北伐军覆灭和余部:“咸丰五年(1855年),正月十九(3月7日)破连镇擒林凤祥,四月十六(5月31日)冯官屯擒李开芳,僧王(僧格林沁)之功。”“同治元年八月二十四(9月17日)有流贼占夏口(霞口)等处。二十五(9月18日)贼自城东一带南去东北,逃民无数,晨刻有三贼马自村后村东劫去西头马二匹,劈尹虎两刀,幸未进庄。”

捻军清军作战沧州 一家老少接待捻军

对于捻军部分,残稿重点记录了清军与之战斗、追击的情况,同时,也通过个人经历和见闻,反映出离乱百姓疲于奔命的惨景。

同治六年(1867年)十一月十二(12月7日),捻军开始在泊头、南皮、盐山一带活动,清军与之作战,但清军军纪似乎很差。“有流贼数百自河西在泊头北殷家园过河,十三(12月8日)从南皮十泊一带上盐山。官兵自十四、十五随贼至十八日过完。二十,贼又上西南由里头村、灯明寺,上秦村,官兵有数百紧跟,扰害平民更有甚于贼者。”“二十一(12月6日)贼上南去,村东官道自辰时过兵至午时过完,约有二千余,俱马兵。”“十二月初五(12月30日)又有马贼百余从油房口过河,在安乐屯一直南去。”

残稿中,还提到了捻军首领张宗禹试图进入沧州西部的情况。“十一、十二(1865年1月5日至6日)人纷纷言小燕王(张宗禹)领贼兵数十万自山西一带而来,今围保定府,幸有陈大帅在板桥将贼打败,贼上西南深州、武强、献县一带。”“同治七年(1868年)正、二月之间连走数次,民苦极矣。后言在深州等处贼被困于二河之间,河东恐稍安。不意,三月二十九(4月21日)忽人言慌慌,俱言反贼至坻口王家庙,秦村已见边马,晚间果见东南一片火光。”

对于百姓之苦和捻军的军纪,作者也有涉及。有一次他一家甚至遇到、接待了三个捻军:“三十(4月22日)合家带雨使车上东北逃走,至里头村高庄又言贼马不多,晚将车复叫回,二孙逃至李杆庄几遇贼。”“四月初一(4月23日)贼至灯明寺杀人二十余名,午后意到庄来,有张李姜三贼宿在宅上,老妻吓病,重孙等俱入地洞,余在雨天中小心应贼,贼似论理。叫老妻等南屋不许开门,余更小心应之。在泥水中一夜无眠,贼意颇喜。明早贼走,俱各通名,东西一点不要,只穿去鞋靴单衣几件。”“初二日(4月24日)午后二孙俱回家。”作者所遇到的这3个捻军对他家人似还可以,但也还是把老百姓吓破了胆。

残稿最后,作者记录了捻军北上天津南下宁津,转战沧州东部南部的情况,日期颇为详细。“是日,贼大队从西边等庄上南皮经奔天津,不几日从盐山复上武定府。盐河难过,数日复回占大柳长官至沧州。又从沧州上宁津至得平。此时贼自北而南复自南而北往往返返而盐山庆云一带。至后四月初七(4月19日)贼至东北里头村直奔连镇,正在大溜之中。午刻套车合家欲上东光。贼马已到至陈家坊西边,有数贼马从车旁直赶窦庄数车去。予思贼势似上西南不敢前走,日落后直奔西北至明到泊头八里庄,夜宿堂上张学圃之三弟家。”“闰四月初九(5月1日)回家,看消息,车宿陈家桥。”“初十(5月2日)还家,晚上(5月3日)东光十一日进城宿西街戈家油坊。”“五月初一(6月20日)搬于明伦堂。”“六月十八(7月26日)连镇河开水围东光。”“二十七(8月5日)贼往东南。陈大帅领兵大败之南营。不见贼头,遂挑红旗。”“七月初四(8月11日)回家。”

这些关于捻军的记录,是梳理捻军在沧州作战行军路线的第一手宝贵资料。

无名作者是清末秀才 约生活在东光城东北

靳丛杰说,2018年年末,他偶得一册清代残稿,仔细审读后,大致认定这位作者是一位不知名姓的清末秀才。他将一生经历见闻的重大事件写成《一生实录》一文,附于书稿中。重点记录了他所经历的沧州范围内太平天国北伐转战的情况及捻军在沧活动情况。因为是作者亲历亲闻,读来生动细致。

从残稿来看,这位秀才生于清嘉庆十年(1805年)十二月二十九,家境颇殷实,幼岁即入塾读书,十二至二十六岁先后从前庄宫士蓬,东园北舍马精一、赵宝符,于庄拨贡于圣泉、于渐鸿,大生庄、纸房头义学等地的老师学习,二十九岁院试取入县学第二名生员(秀才),后父病弟死故学业停废,其家为何地,文中未予明确。但从其求学生活半径看,约略应位于现东光县城东北部找王镇、陈家坊、窦村一带,后作者始终以教书为业。实录中最晚一年为同治七年,时年六十二岁,卒年不详。

靳丛杰说,他搜罗研究有关沧州的历史古籍和资料多年,如此翔实的有关太平军和捻军在沧州的民间第一手资料,目前还是初次见到。

“文化八仙桌”现场互动:

市文物局郑志利:这些文物是沧州文化乃至中华大文化的组成部分。国家民族的灵魂是思想文化,如果不珍惜这些文化,就等于一个人没有了灵魂。这些文物直接证明了中华文明有几千年没有间断的历史。历史实际上是有两种:一种在书上看到的,有正确的,也有不正确的;一种是文物,文物是那段历史直接的证明。文物有几个作用:第一个是证史,第二个是正史,第三个是补史,第四个是存史。

沧县中学校长孙玉刚:到这来学习这个方式太好了,现场看到的比从书本学到的要丰富深刻得多。曾经的《水浒传》让世人误读了沧州,而今天参加访谈,让我知道了沧州真实的过去。沧州的过去也有过衰落,但瑕不掩瑜,几千年的历史让我更感到了沧州文化的灿烂。

学生家长马丽:带着孩子来参观学习,感触很深。老师们讲得很细致,以后要多带着孩子和外地亲属来博物馆参观,多补充沧州历史文化知识,增强自信。

沧州师范学院孙云英:古代,沧州的文化早就走向了世界。沧州有灿烂的文明,我们生长在这样的城市,一定会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朝阳小学家长委员会主任左学智:一年多以来,朝阳小学和“文化八仙桌”沟通得非常密切,学生也因此受益匪浅。通过文化的学习交流,相信孩子一定会再上新台阶。另外,沧州的历史文化不单是靠晚辈去传承,当代更要做好接力,尤其感谢“文化八仙桌”为当代人搭建这个学习平台。

“文化小使者”感言:

朝阳小学四五班张雅宁:从一个彩陶文的残片开始讲起,沧州的文物可考历史可以追溯到六千年左右。当老师讲到青釉堆贴花龙柄壶的时候,我不由肃然起敬。老师们还讲到了民族融合。狮子是外来物种,但博物馆有精美的玉石狮子,旧州有铁狮子,这说明沧州人有开放包容精神。现在,中国这头狮子醒来了,是和平、可亲、文明的狮子。

朝阳小学四六班王文佳:我和妈妈一起参加了“文化八仙桌”活动,这次讲的是博物馆藏品承载的深厚历史。在展厅内,那些文物是沧州人的骄傲。大运河展厅更令我震撼,大运河不仅在历史上辉煌灿烂,更是近古沧州的母亲河。讲座开始了,首先是南皮张之万、张之洞,河间冯国璋,沧县纪晓岚等这些名人,让我惊讶于沧州的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我又了解到河北至今没有改变过名称的两个地方,一是邯郸,一是南皮。博物馆是沧州的一张历史名片,如果有亲戚朋友们来,我一定带领他们参观。

中宇小学五一班张晗宇:我们进入宽敞明亮的大厅,看到了醒目的四个大字“沧海之州”。讲解员给我们介绍了沧州新石器时代遗址分布图,我们还参观了古时做饭的炊具及场景,让我惊叹人类的伟大发明和进步。“文化八仙桌”再一次给我补充了历史文化知识,让我见识了沧州悠久的历史文化。

中宇小学五一班纪奕如:证史的意思是证明历史:新石器时代彩陶片等能证明沧州历史文化有6000年了。而胡人进入华夏也带来了异域文化,包括高櫈,这种高櫈那时称为“胡床”,其实是指椅子。这是民族融合的见证。还有沧州火锅鸡,也是沧州人的发明。通过这次活动,我懂得了文物是文明的直接证据。

中宇小学五一班董亚菲:博物馆里有沧州出土的唐代古墓平移展区,那是我舅舅他们在出土地的青县搬移过来的。舅舅是考古工作者,舅舅说“发现古墓时,正是夏天,一边是蚊虫叮咬,一边排水降水。开始用铁锹挖,快挖到主体时,再用小铲子。接近墓壁时,用刷子一点点刷去墙体上的土。墓内墓外,同时挖掘。还要随时拍照、记录。不但要有细心,还要有耐心。平移时,小心翼翼地切割加固墓壁,运回后再按原样拼接。”为什么要运到博物馆?“因为墓里的雕刻具有较高的艺术和文物价值。文物虽然不会说话,但有沧州的魂魄。”

中宇小学五一班殷嘉欣:一进大门,“沧海之州”几个大字映入我眼帘,我将从这里开始了解沧州的历史文化。随着讲解员一一讲解,我知道了沧州的来历。随后我们又参观了出行俑、原始青瓷、大运河遗物等。每件展品都记录着沧州的过去。我们又来到了另一学堂——“文化八仙桌”。我第一次知道了沧州目前可考历史是在6000年前左右。而近现代,沧州也是人才辈出。沧州还是世界闻名的武术之乡和杂技之乡,饮食文化也源远流长。我很开心,学到了在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